<address id="vflnx"><listing id="vflnx"><cite id="vflnx"></cite></listing></address>

    <form id="vflnx"></form>
        <address id="vflnx"></address>

        黨史上第一個中央紀律檢查監督機構源自中共五大

        發稿時間:2021-05-09 09:07:58

        上海中医药大学找美女个人联系电话,【+∨:558528ЗЗ铃语】姑·娘·全·天·安·排-18-至40岁任挑【+∨:558528ЗЗ铃语】祝您开心不指一次!!!!.  陈德安回忆,“那个课本我们叫讲义,是油印的,蜡纸刻的字和图,不到一节课的时间。西南考古,讲到四川盆地,过去把三星堆遗址定为西周时期。商周这一阶段的话,也就20分钟讲完了……”

        孙春兰在全国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强调加快推进新冠病毒疫苗免费接种构筑保障人民健康免疫屏障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水平

          新華全媒+丨百年歷久彌堅——黨史上第一個中央紀律檢查監督機構源自中共五大

          新華社武漢5月7日電 題:百年歷久彌堅——黨史上第一個中央紀律檢查監督機構源自中共五大

          新華社記者

          第一個中央紀律檢查監督機構、第一次明確提出嚴格黨的紀律尤其是政治紀律是全黨最重要的義務……黨的歷史上的諸多“第一”,與武漢有著特殊交集。

          1927年4月27日至5月9日,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武漢召開,并選舉產生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從這里起步,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強化黨內監督、嚴明政治紀律一以貫之。

          滄桑砥礪正道,歷史昭示未來。

          政治紀律,第一次提高到全黨義務層面

          長江之畔,武漢市武昌都府堤20號。一棟二層樓的學宮式建筑迎風矗立。這里,是中共五大的召開地。

          歷史為何選擇了武漢?黨的第一個中央紀律檢查監督機構,為何是在五大誕生?

          “五大開幕前不久,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發生,上海、廣州、北京、重慶、南京等地的黨組織遭到破壞。”武漢革命博物館館長高萬娥介紹,1927年,中共中央機關從上海遷到武漢,武漢成為全國革命的中心。這是中共五大在武漢召開的主要原因。

          中共四大以后,由于革命迅猛發展,黨的組織發展很快,黨員人數從四大時的994人猛增到五大時的57967人,增加了57倍之多。“嚴明黨的紀律、加強黨員教育管理和監督執紀的重要性,更加凸顯。”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第二研究部主任李穎說。

          1927年5月9日,五大選舉產生中央監察委員會。這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第一個中央紀律檢查監督機構。

          高萬娥介紹,除了第一次設立專門的紀律檢查監督機構,五大及五大相關會議還開創了多個“第一”:第一次將嚴格黨的紀律尤其是政治紀律提高到全黨義務層面、第一次提出集體領導并把民主集中制作為黨的指導原則寫入黨章。

          政治紀律,被擺在突出位置。

          五大通過的《組織問題議決案》指出:“黨內紀律非常重要,但宜重視政治紀律”,這是首次提出“政治紀律”概念。除了明確提出概念外,會后,中央政治局會議根據黨的五大的要求,通過了修改黨章的決議,其中關于紀律一章的6條內容中,有5條直接涉及政治紀律,進一步凸顯了政治紀律的重要性。

          政治紀律,由此成為黨的紀律建設的重要內容,始終常抓不懈。

          嚴肅執紀,不斷匡正黨員規范

          風雨如晦的歲月中,從嚴治黨,始終利劍高懸。

          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剛一成立,就立即開始按照黨章履行職責。五大后,湖北、四川、順直省委也先后成立監察委員會。

          “當時的主要工作,是維護黨的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其中包括對未能執行黨的決議,或者沒有完成工作任務的黨員嚴格問責,并按照黨紀嚴肅處理。”武漢革命博物館副館長萬玲介紹。

          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是中央監察委員會成立后被處分的著名黨員之一。

          1927年春夏之交,包惠僧擔任國民革命軍獨立第14師夏斗寅部黨代表,但他沒有將該部整編計劃和在湖北宜昌3個多月的工作情況及時向黨組織報告,受到黨中央批評。夏斗寅率部發動叛亂后,黨中央為此追究包惠僧的政治責任,給包惠僧留黨察看的處分。

          從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產生到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從抗日戰爭時期再到新中國成立,從改革開放新時期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近百年間,黨的紀律建設工作不斷強化。

          ——從1932年初到1934年秋,中央蘇區開展了大規模的懲腐肅貪運動。曾擔任瑞金葉坪村蘇維埃政府主席的謝步升,利用職權貪污公款、奸淫婦女、謀殺同志。1932年5月9日,瑞金響起懲治腐敗的“第一槍”。

          ——1938年5月14日,中共晉察冀省委制定關于在政權機關中工作的黨員必須遵守的條例。

          ——1951年11月21日,劉青山、張子善貪污案被揭發。隨后,兩人被依法槍決。“這是新中國成立后反腐敗的第一槍,這一槍不僅震懾當下,而且影響未來。”高萬娥說。

          ——1983年1月17日,廣東省海豐縣原縣委書記王仲因利用職權侵吞大量緝私物資,收受賄賂,被依法判處死刑。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以“零容忍”態度懲治腐敗。十八屆中共中央批準立案審查省軍級以上黨員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嚴肅查處了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孫政才、令計劃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

          ——黨的十九大把紀律建設納入黨的建設總體布局,把“全面從嚴治黨”寫入黨章,在黨代會報告中把紀律建設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紀律建設,永遠在路上

          回顧百年風雨,每一次危難面前,中國共產黨始終以鐵的紀律穿越狂風驟雨。邁步萬里征途,每逢遇到艱險挑戰,中國共產黨都依靠優良作風守護初心使命。

          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面對嚴峻的風險和挑戰……

          ——戰“疫”,疾風知勁草、烈火見真金。穿上監督“防護服”,筑起紀律“隔離墻”,疫情防控阻擊一線工作,成為對全面從嚴治黨成效的一次深度檢驗。

          ——戰洪,紀律建設始終是最穩固的屏障。各級黨組織以嚴明紀律抓實抓細防汛救災工作,牢牢鑄就保障人民群眾生命財產的安全“堤壩”。

          ——戰貧,廣大黨員干部響應黨中央號召,積極投身脫貧攻堅第一線,直至精準扶貧取得全面勝利。

          百年大黨,風華正茂。中國共產黨的每一段征程,都不僅僅是年輪疊加之旅,更是自我革命之行、自我升華之路。

          持之以恒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糾“四風”樹新風并舉深化作風建設;精準有力監督執紀執法;持續深化紀檢監察體制改革;堅持一體推進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不斷提高治理腐敗效能……思想建黨、紀律強黨、制度治黨同向發力,從嚴治黨不斷向縱深推進。

          2021年,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時強調,要深入貫徹全面從嚴治黨方針,充分發揮全面從嚴治黨引領保障作用,堅定政治方向,保持政治定力,做到態度不能變、決心不能減、尺度不能松,確保“十四五”時期我國發展的目標任務落到實處。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

          中共五大會址紀念館旁,如今,已建成國內首個全面展示黨的紀律建設光輝歷程的專題性展館——中國共產黨紀律建設歷史陳列館。前來參觀的黨員和各界群眾絡繹不絕。

          百年大浪淘沙,百年歷久彌堅。

          “在中共五大的召開地,探尋黨的紀律檢查監督事業的發端,是為了汲取歷史智慧和精神力量,加強黨的建設。”李穎說。(記者唐衛彬、李鵬翔、梁建強、王斯班)

        【編輯:郭夢媛】

        來源:administrator  責編:熱播